覆雪听松

=骆琛。

改名狂魔。

佛系,是个不喜欢唠唠叨叨的老年人。

国家一级心大选手。

是条每天都想勤奋的咸鱼。

“Had I not seen the Sun,l could have borne the shade”

灯塔

叶修0529生日快乐!

这里苏沐秋灯塔指挥员设定?

大概是未来世界吧。

短,十分短。

有一些叶橙?
—————————————————————

    “远方的灯塔穿过厚重的雾气,有气无力地闪烁了一会儿,颓然灭掉。”

     叶修叼着烟,烟头在黑暗中闪烁出诡异的光,看着就像个人形打call棒。

    “叶修!”苏沐橙跑过来,喘着气问他,“你真要走?”

    打call棒回过神来,朝着苏沐橙笑笑,“嘉世容不下我了。”

   “以你的实力,明明还可以再……”

    “沐橙,”叶修摇摇头,打断他的话,“嘉世要的是年轻人,他们需要新的主将来挽回信任。”

    苏沐橙沉默,她望着远方的灯塔,低声呢喃着,“最后一次了。”

    “是啊,”叶修凝视着,“最后一次了。”

    他们看着灯塔像往日一样,规规矩矩地完成巡视任务,随后灯光熄灭,仿佛一个时代的终结。

    “愿苍生安宁。”叶修低声说道。

    苏沐橙愣了一下,这是她哥哥说过的一句话,那个葬身在一场失误里的少年。

    “愿苍生安宁。”苏沐橙看着吞没一切的黑暗,向灯塔致意。

    “也愿你安宁。”

[喻王喻回忆向]垂垂老矣

喻文州死亡向

王杰希孤独终老(?)

总之大概是个小型的回忆录吧x

如果以上都能接受那么食用鱼块

—————————————————————

王杰希做了一场梦。

梦里他还年轻,魔术师打法在联盟里搞风搞雨愣是没人能限制住,那一个赛季他从头风光到了尾。

喻文州和黄少天的组合横空出世,截下了微草的连冠,方士谦退役,他扛起了微草的一切。

他和喻文州成了一对死敌,见面除了问候就是场面话,交际圈干净的没有一丝杂质。

他们斗了好几年,直到队里各自有了新人,他放下微草的一切,远征世邀赛。

他们并肩作战,熟悉的仿佛老友。

最后一刻,他再也无法维持云淡风轻,却看见喻文州依旧笑吟吟的,一派我自安定的样子。

喻文州的职业寿命比他们预想的还要长,退役之后留在联盟工作,他留在微草当技术指导。

参加会议却被强行灌醉,说是酒精作祟,不过是一次放纵自我的权利。

他和喻文州上了床。

耳鬓厮磨,呼吸交缠在一起,全都乱了套。

之后的几年他们相安无事,直到喻文州车祸。

王杰希回过神来,苦笑,当初明明是自己先放的手,还死皮赖脸的抓着别人不放。

他慢慢闭上眼,想着小时候有情人化蝶的故事,叹了口气。

喻文州和他物种不一样,可惜了。

可能喻文州是他年少的爱吧。

【全职】【恋与制作人】黑遍恋语市

我流恋与

架空设定

注意,不是这些人的cp

李泽言全程怒刷存在感

我果然还是写出来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业余诗人沈渝.

如果以上都能接受那么食用鱼块

—————————————————————

                        李泽言与叶修的场合

不知道叶修作了什么幺蛾子惹怒了李泽言

“呵,不过如此”

“彼此彼此啊,李总”

                        白起与黄少天的场合

白起带着黄少天飞

黄少天恐高

一恐高他就话唠

可啪

“我跟你说啊白起这么高你也能飞的起来但是我们队长比你厉害多了你知不知道,小卢也成长起来了他不用想就能打十个王杰希那个瘪犊子他还欠我钱呢,一看他们微草的人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你以后一定远离他们保护自己哦你是特警吧你在怎么这么闲啊我一场比赛几十万上下都没你这么闲一看你就不务正业……”

白起很头疼

白起想去问问冯主席借点药

“你再这样我就松手了,黄少天”

“别别别吧!!!母鹰把小鹰扔下悬崖训练飞行的鸡汤早就过时了你这样还是不是个合格的人民公仆啊啊啊”

白起最终没有把黄少天扔下去

但是他把黄少天带到了华锐

“幼稚”

黄少天很委屈

黄少天想说话

可是他不敢

“论黄少今天一整天都没有说话,这是人性的泯灭还是道德的沦丧???”

这是蓝雨训练营的一周话题

第二天喻文州去了华锐

“很感谢您做出的努力,李总”

                        周棋洛与韩文清的场合

周棋洛看见韩文清在超市选购食材

周棋洛好开心的过去了

“清清陪我逛街吧!”

韩文清:“……”

韩文清因为这个称呼脸黑了好久

吓得周棋洛不敢买布丁了

瑟瑟发抖的回到片场

据工作人员说周棋洛一整天都超乖

经纪人:???是哪个英雄救了我

                        许墨与罗辑的场合

罗辑去了许墨的研究所

然后他俩就愉快的讨论起了高难度问题

晚上周棋洛顺路来接罗辑

见到许墨就把罗辑忘了

“许墨你陪我买布丁吧!”

罗辑:???我呢???

被遗忘的罗辑被白起接回去了

然后送到了华锐

白起不停敲窗户

李泽言就是不开

罗辑就在那算

“假设窗玻璃的厚度是y,那么白起由于着急所以比正常人拍窗户的力度大一点,正常人拍窗户的力度是……”

最后李泽言不耐烦把白起和罗辑放进来了

然后魏谦进来了

“总裁……这是???”

每天都很心累的魏谦

                        张佳乐和白起的场合

有一次张佳乐看到白起飞

脱口而出

“鸟啊!”

林敬言捂住了张佳乐的嘴

他怕孙哲平守寡

张佳乐认为鸟的脚都是黑的

就算他是白鸟也不行

他就去问白起

“你的脚有什么特殊的颜色吗”

白起:???

我能不能甩给你一个李泽言???

在华锐批文件的李泽言莫名其妙打了好几个喷嚏

魏谦关心的说

“总裁,最近好多人都感冒了,多加几件衣服吧”

李泽言看着手机上的31℃

决定不予评论

今天的魏谦也是关心则乱呢

—————————————————————

我的妈李泽言他怎么这么可爱啊!!!

我想下恋与了怎么办啊!!!

[黑遍全联盟]各队的闲暇时光

脑洞产物

OOC预警

我爱你们,真的

—————————————————————

霸图

仿佛老年大学

平时散散步溜溜鸟浇浇花

浇浇张佳乐

是吧

有时和义斩开联谊会

讨论一下战术

当然

仅仅是孙哲平和张佳乐讨论战术

“讨论”战术

去床上讨论

孙哲平前辈说张佳乐吃多了

但也不至于连路都走不了吧???

楼冠宁想把黑人问号脸撇在孙哲平脸上

可是他不敢

散步的途中顺便搬砖

然后送到兴欣去砌砖

霸图搬砖队为您服务???

兴欣

仿佛幼儿园

每天早上做早操的feel

早睡早起身体好

每天一定要跑步啊

一定一定要跑步啊

就是说你呢,叶修大大

拿来霸图的砖然后开始砌砖

安安分分,用心砌砖什么的不存在的

虽然不会有什么问题但是总会有一些稀奇古怪的玩意

比如生灵灭模型啦,一筐猪啦,豆浆机什么的

豆浆机倒是挺实用

但是总会出一些问题

比如不做豆浆做奶茶啦,疯狂旋转把人烫伤啦,莫名其妙做出馒头什么的

所以配料到底是哪里来的啊???

微草

兴欣砌完砖直接送到微草

让王大眼算算哪天是个良辰吉日

虽然微草的队员们总会很生气的把砖原样送回来

并且对砖里夹杂着的一大堆稀奇古怪的东西表示了极大的不友好

但兴欣还是不依不饶

因为他们派的人是乔一帆

好不容易能够看到英杰

怎么拒绝也不会放弃的

雷霆

兴欣砌完的砖还是会送到雷霆

毕竟穷

而且那些小玩意也是他们提供的

但是装东西的人是戴妍琦

微草的叶下红总会收到小戴的脑洞

并且还会在砖里夹杂着自己的脑洞

兴欣的人也没有发现过什么

或许是没眼看了吧

计划通√

但是也会受到一些报应就是了

小戴为什么你往砖里塞了一筐猪???

今天的雷霆也是一如既往的和谐呢

话说你们到底是怎么塞进去的啊???











意识流果然很顺畅 @业余诗人沈渝.

换标签重发,刷屏致歉

九月月记

没错这就是被二愣子逼的

没错经过我的思考,觉得还是月记比较好

毕竟韩林是个冷CP,我也不会写肉蛤蛤蛤

我写成啥样都不许笑我!

—————————————————————

    九月,是丰收的季节!九月,是准备的季节!九月,是金黄的季节!

    我可去你的运动会开幕词哦。

    心灰意冷。

    一次模拟考,一个运动会,一大堆考的惨不忍睹的卷子正在以脱缰的野狗的速度向我们奔来。

    运动会,多好啊,为了奖品而努力,多朝气向上啊。

    为了二十多块的本而努力,一个个跑的像是被狗追的魏无羡。

    对不起你们的含光君并不想救你。

    喜闻乐见。

    叮,提示:您的同学还有五秒到达战场。

    对不起我错了。

    我要去下个墓冷静一下。

    铁三角表示呵呵。

    和自己前后座关系搞得不错,遇到同学也就是点个头道个早好午好晚好的交情。

    关系好的只有俩,铁交情只有一个,看到我俩互喷垃圾话以为是六年的好基友。

    然而我俩一至五年根本没有交情蛤蛤蛤。

    为了表示支持学习所以买了很多本子,好几个线圈本还有一个蓝色夹子。

    其实我一开始想买基佬紫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大堆假期,同样随之而来的还有一大堆破土而出的作业。一个国庆,好几个周末,稀里糊涂的一个月就这么被我混过去了。

    这一个月就仿佛是将死之人混日子的既视感。

   没错其实我就是来学校混吃等死的。

   每天都很忙,以为自己会想老家想手机那根本不可能。上完课就自动去写练习册,勤奋得仿佛不是我。

    几篇课文成就了语文老师对我们的看法,平时在课堂上不张扬,也不内敛,倒是很符合我小学时期理想装逼的性格。

    当然自己现在已经在别人眼里成了个社会人士了。

    就因为我认识网络黑界而造成的孽缘。

    毕竟自己朋友玩过,也就认识一些片面的事情吧。

    自己哭的鼻涕一把泪一把嘶吼着不回家,我相信当时来劝我的人仿佛看到了终极。

    对不起终极这里不接待除九门人以外的闲杂人等,如有违反,请迅速联系吴宅。

    好的一段短短短的月记就到这里,不要和我说文笔这件事,老子用梧桐砸死你。

    吾的剑,孤的桐。

    多么霸气啊。

    不要和我说结束语,我有故事还有酒,我能把你灌死。

     @沈渝.

   
   

   

[架空,全员,主韩叶]与归(壹)

又名:最近总是和下地打交道

本章有向原著借鉴的部分

如果有不懂下地的意思,那么请看我的记梗第三个

题目很魔性

真的其实我第一想法是挥起你们的铲子/炸药吧!

说不定会有隐藏cp

当然暗示什么的也会有

如果这些都能接受那么食用鱼块√ —————————————————————    
    当叶修来到这个小卖部前,他还认为自己不会再见到任何人了,毕竟,暂且歇息的想法一出现,他就第一时间来到了这个荒凉的小镇。    

    虽说藏匿更好是去大山深处,但是谁知道那里会不会有嘉世的人,虽说他的假死成功骗过了嘉世的先锋队,但以陶轩的精明,他估计这件事不会结束。    

    不过,嘉世的事可以先放一放,重要的是要怎么打发眼前这个人。黄少天一脸的不可置信,嘉世明明都公布了叶秋的死亡,他竟然还能站在这,让他不得不想一想眼前的叶秋是不是粽子。

    “卧槽叶秋你……没死啊你?我就知道你不能死本剑圣果然料事如神,话说嘉世为什么放出了你死亡的消息我不信你不知情快说出来……”    

    叶修不紧不慢的点了根烟,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就是不想干了呗。”眼看着黄少天又要踊跃发言,叶修转身问小卖部老板,“有没有消毒水和绷带啊?”    

    付了账,叶修开始向车站走去,黄少天看他买了消毒水和绷带,自然也是愣了一会,见他走远急忙跟上他,“你受伤了真是不容易这是哪个凶斗能让你买绷带?你受伤可是从来不自己包扎怎么今天就突然破了例……”    

    被话痨骚扰的已不厌其烦的叶修停下了脚步,无奈地对他说,:“我要去做一件大事,你跟着我不安全,要是你想被粉丝认出来的话,我不介意你和我一起坐车。”    

    还在喋喋不休的黄少天停下脚步,他确实不能再向前走了,他这次出来本来就是为了完成情报的搜集任务,很粗暴的用口罩掩饰起了自己的容貌,有几个人已经紧张的按住了自己的钱包。

    黄少天还是不怎么甘心,闷闷不乐的正往回走,叶修突然叫住了他,语重心长的嘱咐着,“不要把哥的行踪告诉你们蓝雨的人啊。”黄少天脱口而出,“为什么?”    

    “啧,这你就别管了,估计嘉世过几天就会颁布我并没有死的消息,可能会说我是嘉世的叛徒,蓝雨王牌和嘉世叛逃犯叶秋待在一起,传出去可不是什么好事。”叶修接着嘱咐他,结尾还威胁了一下黄少天。    

    黄少天没办法,只能告诉他,“如果你有什么事了,一定来找我们蓝雨,怎么说你也帮过我们,对蓝雨有过帮助的,蓝雨绝不会亏待。”

    叶修一上车就坐在了不起眼的一个靠窗的位置,很快就入睡了,那样子实在不像一个刚经历过人生重大变故的人。不过,经历过嘉世没完没了的暗杀之后,他也确实应该休息一下了。

    到了目的地之后,叶修似乎很熟悉这里的地形,轻车熟路的穿过小巷,来到了兴欣。而兴欣客栈的对面,就是嘉世。

    叶修走进去,直言说要找老板,前台的小姑娘明显以为他是来砸场子的,连忙找了陈果下来。于是陈果一下来,就看见一个吊儿郎当一点也不正经的人。

    叶修看见老板来了,立正站好,指了指陈果挂在门上的牌子问,“嘿,老板,你们这招小二吗?” “招啊,你要当守夜那个?”“对。”“好,那你也看见了,我们这里包吃住,如果同意的话明天就开始上班。”叶修点点头,对他来说有住的地方就可以了。

    “那行,你和我来吧,我给你看看你住的地方。”陈果说着已经上了楼,不过就是身后的家伙走的也太慢了点。

    陈果一回头,就发现叶修衣服上有大片大片的血,虽然干涸了,但暗红色的血迹还是触目惊心,更何况她看血有要流出来的趋势。

    这下她想装傻都不行了,这大片大片的血,就算他是好人,那也是个能杀人的主,怎么安顿他暂且不提,就算他们真心待他,谁知道什么时候这家伙会不会把他们弄死。

    叶修叹了口气,明白自己必须解释,还得必须让老板娘放心,但自己现在可找不到什么好用的身份,只能告诉她说自己是从一个斗里逃出来的,现在才找到一个安全地方。

    陈果还是不怎么信,叶修无奈只能告诉她自己是从职业圈里被刷下来的,赌气单独去了一个斗,这才变成这样。

    看老板娘的神色缓和了些,他又提出来住宿的事,陈果反应过来,带他去了一个小储物间。

    其实陈果还是很尴尬的,这么一个小储物间,确实不是人住的地方,没想到这人很轻松就接受了,陈果觉得还是得解释一下:“呃,你就先住这凑合一下,我们客栈有你不多,没你不少,等有员工不干了,你就可以分到一个位置了。”

    “好啊,那老板娘你的电话借我用一下。”说完便接受到了陈果不怎么信任的眼神,无缘无故借别人手机确实很像骗子,但无奈苏沐橙强行塞给他的手机在与嘉世搏斗的时候不知道掉到哪了,这姑娘让他到一个地方就要给她打电话报平安,不然他估计苏沐橙会把他去过的地方都找一遍。

    陈果犹豫几秒后,还是给了叶修手机,她从来就不用手机购物,所有钱财都在银行卡里,叶修就是再能耐,也不可能在几秒内就完成银行卡支付的操作。

    看到通了电话,陈果就出了房间,毕竟别人在打电话,她也总不能看着他的一举一动,殊不知先前还被她怀疑过的叶修,正在与她的偶像苏沐橙打电话。

    简单的报了平安之后,叶修提醒她不要把电话打到这部手机上,苏沐橙自然也知道他素来行事的风格,默契的销毁了一切痕迹。

    叶修下意识望了望天,习惯了墓室里的黑暗,此时望着夜色竟有几分恍若隔世之感。他估计着外面的陈大老板等急了,一开门却隐约听到有哭泣的声音。

    一开始他以为自己听错了,但仔细听了会后,发现自己没有听错。倒斗有时也会用到耳朵,他又是最顶尖的一批人,自然耳力也很好,绝不会听错。

    他挺奇怪的走出大门,陈果就站在大门外,不过隐藏的不怎么好,现在眼圈还红着,里面隐隐有泪光。

    一看,原来电视台正在播放关于他自己的缅怀专场,毕竟如果退役了还好说,至少还在人间。可但折在斗里,存活的可能性非常小,嘉世虽然没有明着说,其实大家心里已经把叶秋判了死刑。

    他虽说心理素质强,但不代表他就会哄女孩子,陈果回头,发现站在房间门口的叶修挺尴尬的望着自己,吸了吸鼻子,努力装作自己和平常一样。

    “老板娘,哭着哪?”

    “你个禽兽,你就一点感觉没有?”

    “太有了,这不刚想走吗。”

    “滚!”陈果没好气,“有纸没有?”

    叶修浑身摸了摸,“烟盒行吗?”

    “……”

    看陈果又要发作,叶修连忙跑下楼,“我去拿。”

    楼下的哭声似乎更大,男男女女都有,虽说他心理素质强,但这回也心酸了一次,他很清楚这是在为谁落泪,眼眶一热,在这就要哭出来的当,想起了自己此行的任务,到前台拿了包纸,冲上楼就塞给老板娘。

    陈果似乎察觉到了,“干嘛?你也哭啊?要不要纸?”

    “不会,我怎么可能哭呢。”叶修朝陈果吐了口烟,转身朝楼下走去,陈果挥散烟雾,没有多说什么。

    到了楼下他才发现自己饿了,一路上遭遇嘉世的暗算让他心有余悸,根本没有好好休息,高强度的战斗也让他无暇顾及这些事,现在一放松下来,几乎是立刻就感受到了人类深处最根本的进食欲望。

    叶修估摸着陈果也哭完了,准备去和老板谈谈提前预支工资的事。他并不是没钱,但烟这个东西也属于日常开资,还是从长远打算的好。不过他认为以老板娘对烟的厌恶程度,他估计这事悬。

    陈果看叶修在那眼巴巴的望着她,明白这是有事要求自己,明白他是这个请求后,自然不怎么同意,看人挺失望的低下头,终究还是心软了,给了他两三百。之后便回房间了。

    叶修看这特别节目没有要停的架势,出了客栈慢悠悠的走向了对面的小餐馆。

    (来让我们再按一下快进键,直接跳到叶修同志吃饭回来)

    当叶修叼着根牙签慢慢悠悠的晃荡回了客栈,有关叶秋同志的缅怀专场终于结束,他又在周边看了一下,眼神放空了几秒后,抻了个懒腰回屋准备睡觉,不得不说那间屋子真是睡觉的好地方,于是叶修就睡到了第二天中午。

    当叶修有些小迷茫的起来时,发现了油条和豆浆,看来是陈果特意留给他的,叶修舒了口气,他并不算感动,感谢还差不多。当他咬着油条慢悠悠下楼时,正好看见陈果在找他,于是陈果转身的时候,油条差点没舔她脸上。

    陈果努力忍耐,尽量心平气和的对他说,“我给你买了药,一会你吃完饭,就把药上了吧。”叶修点头,他没想到老板娘还有这么细心的一面,正要走,陈果又叫住他,“明天小唐就回来了,她是守前台的,明天你也正式上班。”

    他这会倒是没法点头了,刚刚好不容易把油条塞进嘴里,这会正可劲嚼呢。陈果看他这样也没了脾气,只是说上去睡会就自顾自走了。“看来叶秋牺牲对老板娘的打击挺大的,”叶修摸着下巴暗自琢磨。

    小唐是这客栈的员工,本名叫唐柔,是个大美女,在这客栈干两三年了,和老板关系挺好,算得上是个老员工,工资略略比其他人多点,别人也没什么异议,毕竟中午的时候谁都会睡会觉补充一下精神,有人干中午这个班他们也挺开心。

    夜班就更没有人愿意干了,毕竟晚上保不准就有什么醉汉晃晃悠悠的来闹事。一般夜班这个活,他们都是两三个人轮换值的。这次挺好,不仅中午不用干,晚上也解脱了,所以客栈的人对他还是抱有最大的善意的。

 

—————————————————————
我是不是很厉害 @沈渝.

   
捉虫重发,刷屏了很抱歉
   

   

   

   

   

   

择天记脑洞

算不上原著向

会有原著片段

时间线混乱

大概是有容还是初见姑娘的时候,长生出了周园和苏离学了剑法回到京都

仅仅是小片段

如果以上都能接受那么食用鱼块

—————————————————————
                                     01

    陈长生凝视了很久手腕上的黑石,默默感知着周园的存在,已经很晚了,今天他很罕见地没有睡觉,就这么思念着似乎不可能再回来的故人与那双仿佛空山新雨后的眸。

    落落已经帮他查过,没有一个叫做陈初见的秀灵族姑娘从周园里逃出来过,那她是不是……死了呢?可他明明看见金鹏带她飞出去了,可能现在还在周园里也说不定?

    陈长生在自欺欺人,明明他把周园里到处都找遍了,甚至连石头也翻了开,这一次山崩死了很多人,但是,没有初见姑娘。

    陈长生凝视了一会周园后,慢慢的去到了日不落草原,现在已经是晚上,自从周园被他搞得一团糟后,仿佛破除了某种禁制,现在的太阳,正在慢慢的恢复正常。

    他也去了那个他和初见姑娘初次见面的山洞,里面的落阳宗长老已经被野兽啃得只剩下一层骨架,骨架上面,还印有许多牙印,看起来,这里曾经经历过一场饥荒。

    他去了吱吱父亲那里,默默感受着那种熟悉的感觉,但,他找不到和初见姑娘相遇的一丝痕迹了,仿佛那在周园里共同作战的一切的一切,都只是他的臆想。

    可他忘不了,他也会思念一个人,从小他就告诫自己不要有太大的情绪波动,因为师父说,那样会伤身。

    伤身体的事,他一般不会做。

    可他这次破例了,他想再看看那双空山新雨后的眸,也许,这就是喜欢。

    可他还没来得及尝到情爱的滋味,就已经经历了彻骨的悲寂。

    陈长生突然想起话本里很俗的一句话,“悲伤如潮水般涌来。”原本他是不信的,不过现在,他才知道原来真的悲痛到极点,才会真的有这种感觉。

    陈长生站到周墓顶,看着妖兽如潮水般缓缓跪倒,觉得悲伤如潮水般涌来。

                                      02

    落落告诉他,妖族学习人类功法的障碍已经破除,她要走了,回到白帝城,红河两岸的子民还在等着她归来。

    落落知道师父不喜欢她,是啊,连师娘都比不过那个秀灵族的姑娘,她又有什么底气呢。

    她知道,再也得不到的人,在心里是最好的。这感受,在奶奶死后她就知道了。

    那么,就让自己也感受一下被人思念的感觉吧,落落看着国教学院,任性的想着师父一定会想自己的。

    落落走了,去迎接她必须的挑战。

    陈长生最近常到周园里来,比起人,他更喜欢和这些妖兽打交道。

    发完这一天的药物后,陈长生看着倒山獠率领妖兽修复白草道,想起了南客,想起了初见姑娘。

    陈长生沉默了,他已经对初见姑娘的生还没有任何希望,愣愣的出了周园,第一个听见的就是轩辕破的大嗓门。

    轩辕破一边和唐三十六抱怨着一边推开门,看到了站在窗边的陈长生,随后愣住了。

    “你没跑?”唐三十六显然很怀疑陈长生,“我跑什么?”陈长生不解。“你未婚妻要来京都了,我们以为你跑了。”“是吗。”陈长生朝他们笑了一下,自己走出去了。

    “我觉得他有问题。”唐三十六摸着下巴说,“对,笑的跟哭似的。”轩辕破肯定。

    陈长生喜欢过一个女孩,那个女孩死了。

    他思念过一个女孩,那个女孩走了。

    他希望落落这个女孩能比自己幸福。



PS.没错我就是要虐,每天传播负能量蛤蛤蛤

     @沈渝.

光与你与我[林方](壹)

突然诈尸

虽说是林方但这俩人会很晚出场

可能有一点微微的男神×你

这可能是个长篇

不把安若光和林凡写成玛丽苏是我最大的愿望

如果这些都能接受那么食用鱼块√

—————————————————————

    当林凡站在医务室内回想这一天的行程时,发现自己吐了一天的原因是她吃多了。医务室老师很不友善的瞪了她一眼,“没事了是吧?没事来医务室干什么?”林凡很想解释,但她怂,只能尴尬的走出医务室关上门。

    门外站着的安若光看她一眼,叹口气,带她回了寝室。到寝室了安若光拿热水给她冲了杯咖啡,不出意料的看林凡苦着一张脸满寝室找糖,“当初是谁说喝无糖咖啡逼格高坚持不加糖的?别看我,所有糖都被我给小黑了。”

    “我想喝热水了。”林凡抱着杯子缩在床上,开始想念她分别已久的奶茶。“给你喝红糖水的时候你不喝,现在开始想它啦?红糖水生气了,它决定和奶茶一起去西天取经了,自己选的咖啡,哭着你也得给我喝完。”

    “我发现速溶咖啡没有营养,这对我的长高事业十分有害,咱们去喝牛奶吧。”“牛奶也和奶茶咖啡去取经了,跟着去的还有糖。”安若光无情的揭穿了林凡的骗局,“你快把咖啡喝了,小黑还没喂呢,它瘦了就是你的事。”

    “我觉得吧,一只狗太胖了不好,它应该追求更健康的生活,走向更光明的未来。”“想走向更健康光明的生活是吧?出校门直走左拐就是健身房,那有灯光和健身器材,要多光明有多光明。”

    林凡瘫在床上和安若光求饶:“这咖啡你帮我喝了吧,我要是再喝我就去找小黑要糖。”安若光嘲笑:“你什么时候沦落到和狗抢食的地步啦?快把咖啡喝了我带你去吃冰淇淋,整理整理自己仪容,别每次喝咖啡出去都像死了娘一样。”

    林凡一骨碌趴起身,拿起杯子就灌,咖啡喝完了一抹嘴跑去梳头发,全部整理完毕后拿着袋狗粮打算去喂小黑。安若光拍她头,“把水拿着,小黑噎死了你伤心不?”“别什么死不死的,多不吉利,新世界多么美好我们为什么要这么悲观?”

    “不是我悲观,小黑好不容易被我从你的魔爪下拯救下来,它以德报怨就不错了,你要是再给小黑吃黑暗料理我天天灌你咖啡。”安若光白她一眼,对林凡的厨艺给予了最大限度的鄙视。“我已经努力了,但是我发现盐和糖都一个味。”

    “但是我想问你往冰淇淋里加盐和胡椒面算啥?椒盐冰淇淋?新口味?”“我觉得应该加点佐料,本来想加糖,但是糖和盐真的是一个味。”“你祸害自己可以,请不要把罪恶的魔爪伸向我们这些机智可爱的小仙女还有小黑。”

    安若光边付钱边和林凡打嘴炮,卖冰淇淋的店员听到林凡的举动后明显向后退了一步。林凡接过冰淇淋后舔了一口,顺便把狗粮喂给在她旁边还没吃晚饭的小黑。

    “先别在这喂它,去校门口旁边的小卖部。今天给它改善伙食,让小黑尝尝火腿肠。”安若光看这么长时间小黑一直吃狗粮,可心疼了,准备给小黑开开荤。“改善伙食可以,你有钱吗?”林凡机智的指出了致命点。

    “我……还剩点。”安若光明显迟疑了一下,随即补充:“在十块上下。”林凡更尴尬:“我……好像还剩三块多。”“没事那也够了,还剩点钱干脆都花了吧。”“你可别!小黑我估计它还得馋,还是留着点再买吧。”林凡及时制止了安若光把她们仅剩的钱财全部花完的举动。

    舔着冰淇淋吹着风看着小黑吃火腿肠,林凡舒服的眯起眼,突然想起医务室老师的目光,之后就开始伤心了。林凡从小就是个乖孩子,一路平平安安长大也没遇到什么挫折,就是成绩她实在尽力了,再怎么努力也不过就是中等偏上一点点,大部分时候还是在中等这部分徘徊。

    她总是爱把别人对她的批评或自己认为她丢脸的时刻无限循环,不仅伤心还自己不好意思,搞得别人以为她脑子有毛病。小时候因为这事,她爸妈还给她安排了一次精神病检查,虽然她现在想起来总会“啊哈哈哈哈”的和安若光笑成一团,但这也表明了她父母对她的爱。

    WTF等等自己怎么拐到阅读理解的答案上去了,果然自己确实是有病啊。林凡挫败,自己怎么就这么就这么没用呢?她就没啥优点吗?林凡绞尽脑汁地想她究竟有啥优点,结果得出了一个结论:她果然什么都不会。

    好吧过几天就是运动会也许自己可以展示一下自己近乎于无的运动能力???嗯最好拉着安若光一起参加,干脆跑个八百米好了。

    林凡不会知道,就是这场运动会,让她结识了一个自己永远不会涉猎的领域——电子竞技。

   

   

请假条

    挺抱歉的,最近很忙,学业也比较重,所以带着万分歉意写了这个请假条。

    其实老是对着手机码字自己的眼睛也受不了,最近眼睛度数又增加了,被家长明令禁止看手机,学生党也不怎么方便看电脑,于是,在这里深深的鞠躬,最近不能码文了,抱歉。

    老师说有什么事缺席了都要写请假条的,于是在这里假正经一下,写了个请假条,有一段时间可能不会在,希望我还有见到手机的那天,也希望快快把我的全部脑洞都填完,立志最近不挖坑。

    最后,其实就是为了给自己最近的缺席找借口的许稚,在这里给大家深深的鞠躬,最近不会在了,真的对不起。

    诶,请假条应该不用此致敬礼吧???


    不管用不用,许稚绝对是怀着最大的歉意,为自己不负责任的下线遁深深的再次道歉。


    对不起了。


    @渝水. 和你说一声哦???

1 2 3 ————
©覆雪听松 | Powered by LOFTER